<dl id='uh52d'></dl>
<span id='uh52d'></span>
  • <tr id='uh52d'><strong id='uh52d'></strong><small id='uh52d'></small><button id='uh52d'></button><li id='uh52d'><noscript id='uh52d'><big id='uh52d'></big><dt id='uh52d'></dt></noscript></li></tr><ol id='uh52d'><table id='uh52d'><blockquote id='uh52d'><tbody id='uh52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h52d'></u><kbd id='uh52d'><kbd id='uh52d'></kbd></kbd>
    1. <ins id='uh52d'></ins>
        <acronym id='uh52d'><em id='uh52d'></em><td id='uh52d'><div id='uh52d'></div></td></acronym><address id='uh52d'><big id='uh52d'><big id='uh52d'></big><legend id='uh52d'></legend></big></address>
      1. <i id='uh52d'></i>

        <code id='uh52d'><strong id='uh52d'></strong></code>
        <i id='uh52d'><div id='uh52d'><ins id='uh52d'></ins></div></i>

        1. <fieldset id='uh52d'></fieldset>

            [百胜总代]爱情传说:李商隐与女道士有私情?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天富平台登录注册


                  话说李商隐和百胜总代“李党”节度使之女王晏媄幸福结合后 ,感情就一直非常好  ,两人夫唱妇和情深款款  ,婚姻生活品质十分好  。正因为这一梁祝般的华美爱情 ,也让李商隐失去了官场的“华美”前程 ,并从此一生在政治夹缝百胜总代中受尽夹板气而无怨无悔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也  。
             
            
            这一切皆因为王晏媄之父王茂元与李德裕私交甚密  ,被视为李党成员(尽管有人认为王只是和李德裕私交好并不是真正的“李党”  ,而且王也不是很重要的唐朝大员  ,可忽略不计) 。也正是这桩看似很美满的婚姻将悲情的李商隐打上了深深的“李党”烙印 ,并被拖入了“牛李党争”的政治漩涡中不能自拔  。
            
             
            
            因为李商隐出道基本上是靠令百胜总代狐楚俩父子带出来的(而他们属于“牛党”)  ,没有他们纵然李商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可能也只是在科场中再“摸黑”很多年  ,不会那么容易就中了进士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  ,李商隐一不小心就背叛了师门成了“反骨仔”(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或不认为是背叛  ,纯粹是生活抉择而已) ,算是投向了李党怀抱(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 ,也不管是生活小节或政治风评 ,反正在染缸式的政治环境里谁也不能超脱)  ,当然遇到了牛党毫不留情地清理门户  ,尤其是小李曾经情同手足同煲同捞的好同学令狐绹更加是恨之入骨  ,发誓要对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实施不留情面的打击  。
            
             
            
            而且这种打击立马呈现 ,先是李商隐做官授职的资格被莫名其妙推迟了一年 ,就是牛党从中作梗  ,硬生生在小李参加授官考试复审中把其作除名处理 ,据说李商隐穷困潦倒时 ,去求身居高位的老同学令狐绹赐一官半职  ,令狐绹居然都绝情地拒绝了  。
            
             
            
            有一个重阳节  ,李商隐又去找令狐绹  ,这次主人干脆就没在家  ,气得李商隐在厅墙上写了一首诗:“不学汉臣栽苜蓿 ,空教楚客咏江蓠 。郎君官贵施行马 ,东阁无因再得窥”来讽刺令狐绹铁石心肠 ,令狐绹回来后又羞又愧  ,因为诗中有一个“楚”字  ,触及了令狐绹父亲的名讳  ,所以想铲除都不敢 ,只能把题字的房间关门大吉  ,从此不再踏进一步  。
            
             
            
            总之 ,文学上大大有名的李商隐在官场却又是最触霉头的  。
            
             
            
            命运总是喜欢和他开玩笑的样子 ,他没有在牛党那里尝到多少政治甜头就被人家扫地出门并疯狂报复 ,好不容易盼望到李党有出头机会  ,那时他又资历尚浅  ,难当大任  ,而当李德裕最辉煌的执政时期也就是“会昌中兴”时期  ,李党可谓威风八面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样子  ,而十分倒霉的李商隐重入秘书省还不到一年  ,母亲却离开了人间  ,想在官场有一番大作为的李商隐只能回家守孝三年  。对此时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李商隐可谓打击太大了  ,因为他守孝的这三年(会昌二年末至会昌四年末)  ,正是李党在政治上的极盛时期  ,如果他能参政  ,估计官衔不止是六品 ,可惜人生难得的政治翻身机会  ,因为生活的不幸被“和谐”了  ,最后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唯有望洋兴叹的份  。不久唐武宗狂吃“三无牌”仙丹体内积聚了太多三聚氰胺中毒而死  ,李党也被唐宣宗全部驱逐离朝扫地出门 ,李商隐的政治靠山也算是没有了  。在此之前  ,也就是会昌三年(公元843年)  ,小李的岳父王茂元在讨伐藩镇叛乱时不幸鞠躬尽瘁  。尽管岳父王茂元从来没有利用职权给李商隐谋过一官半职  ,不过他的死无疑于李商隐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孤立无援  。
            
             
            
            尽管如此  ,小李在政治上也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人 ,从来没有学会趋炎附势  ,还很能同情弱者  。给他很多难堪的令狐绹在会昌年间失势时  ,李商隐倒是与他的交往密切起来  。及至唐宣宗上位 ,李德裕倒台  ,不会看政治风向的李商隐居然为其《会昌一品集》作序  ,还给李德裕曾经的政绩大唱赞歌 ,可谓是一个宁折不弯的大好人 ,这也注定了他在官场的尴尬境地  ,性格决定命运也  。
            
             
            
            不过  ,可能是官场失意吧  ,李商隐情场倒是很得意 ,也过得蛮幸福的  。
            
             
            
            据说李商隐是一个十分用情专一的人 ,可谓是古代大情圣  。虽然小李也像小杜(杜牧)一样拥有多段恋情  ,不过他对每段恋情都始终全身心投入 ,显得非常痴情 ,而不是“脚踏两只船”的那种  ,比如与柳枝、宋华阳相恋都是那么的死心塌地 ,只因为种种原因成不了家而已  。
            
             
            
            纵百胜总代观李商隐的很多情诗和文章  ,即使是最不能让人读懂的无题式朦胧情诗(读不懂还觉得好这才是真牛) ,细心的人也能从中体味出了小李对爱情的坚贞  ,比如“春心莫共花争发  ,一寸相思一寸灰”、“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等无敌名句  ,无不印证了这种痴心和深情款款  。
            
             
            
            关于小李的爱情  ,见诸于史的记载倒是不很多 ,因为他就是一个生活态度比较严肃端正的人(古代标准的“五好男人”和模范丈夫)  ,不可能有小杜那么多的风流韵事 ,不过细心的人又同时能从他那晦涩难懂的朦胧无题情诗里  ,读懂了一点儿关于他的爱情密码 。这种无题诗虽然极尽婉约又扑朔迷离  ,还是难逃有心人的有理有据的揣度和猜测(也就是直接从题目和人名推理他的爱情故事) ,并得出这是小李感情经历丰富多彩的证据  。
            
             
            
            比如他和柳枝的恋情 ,人们就是从他所写的《柳枝五首》诗中观照到的 ,也可以说是他自己本人写的爱情手记 ,因为柳枝的名字就是出现在李商隐于开成元年(公元836年)所写的一组组诗《柳枝五首》中的  。
            
             
            
            作者在《柳枝五首序》中提到了柳枝是东都洛阳的富家千金  ,是一个活泼可爱温柔大方正值妙龄的怀春美少女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无意中听到了李商隐那流光溢彩的组诗 ,也就是从李商隐的堂兄让山那里  ,曾听到其吟诵的小李组诗《燕台诗》  ,也即是“暖蔼辉迟桃树西  ,高鬟立共桃鬟齐”之艳诗 ,在春光明媚春风和煦的春日里  ,有位佳人梳着高高的发鬟在水一方 ,伫立在盛开的灼灼桃枝下眉目含情顾盼自如  ,那是怎样的一种令人销魂的“人面桃花相映红” ,多美的唐诗意境啊  ,不由得怀春少女柳枝面带潮红听出耳油  ,还对作者小李即时产生了浓烈的爱慕之情  。在小李堂兄的穿针引线下 ,柳枝还主动提出与小李约会处朋友(唉  ,多么幸福的唐朝美少女  ,自己的幸福自己作主  ,估计也是现在“女追男”的历史因缘了  ,美了美了) 。只是  ,不知什么原因  ,后来李商隐居然失约了  ,一段原本可以美美地发生的恋情由此夭折  。
            
             
            
            不过  ,这小李还是挺关心这位佳人的归宿的 ,当听到柳枝后来做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大官人的小妾后  ,两人从此恩断义绝不再见面  。
            
             
            
            很多历史研究者认为  ,如果这不是李商隐编造的故事的话 ,这一段没结果的感情就算是他的初恋了  。从序中他堂兄让山称他为少年叔来看  ,那时候李商隐应该是处于青葱岁月 ,还相当年轻  。
            
             
            
            而小李的第二个恋人就是宋华阳 ,而宋华阳却是一个女道士  ,这个可能纯属是胡乱猜测  ,因为人们也只是从李商隐的诗歌里  ,用侦探小说家的头脑式地进行生硬联想和推理的  。
            
             
            
            现代女作家苏雪林就曾在她的《玉溪诗谜》一书(初版时叫《李义山恋爱事迹考》)中  ,用春秋笔法勾画了一番小李的几段离奇恋情(比如他曾与宫女偷情等事)  ,包括对小李和宋华阳这个故事进行的最大限度的发挥想象  ,有人甚至认为“苏雪林的猜测和推理几乎不加节制”  。其实这些故事都是散见于小李诗歌《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之中的片言只语  ,没有多少真实证据说明发生了轰轰烈烈的爱情 ,也可能是一种纯粹男女之间的友情和赠和  ,因为李商隐青年时期曾在玉阳山修道 ,还在诗歌中提到了女道士的芳名 ,文字又写得那么真切  ,所以大唐这个开放的八卦社会  ,人们总喜欢牵强附会地暧昧猜想小李在这期间与女道士发生了美妙的不伦之恋 。
            
             
            
            更有甚者  ,因为小李诗中出现了宋华阳姊妹的字样  ,于是有好事之徒更加能从中意淫出小李曾经和宋华阳姐妹俩同时恋爱  ,大小通吃 。如果纯情的小李复活过来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推测  ,可能立马又会气死  ,嘿嘿  。
            
             
            
            此外  ,关于小李的爱情推测还很多  ,皆因他的朦胧情诗惹的祸  。
            






             
            
            比如著名的《锦瑟》诗 ,有人就猜想这是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恋爱 ,有人还大胆地猜想锦瑟是小李恩公令狐楚家的一位侍儿(刘攽《中山诗话》)  ,认为是李商隐在令狐家受学期间(令狐楚十分看重小李  ,他早年曾入其幕府任巡官  ,令狐楚曾亲自指点他做四六文  ,还要小李和令狐楚的子弟结交  ,亲如一家也  。所以也能理解后来反目成仇的令狐绹为什么那么恨他了)  ,曾与妙龄女郎锦瑟恋爱  ,却最终不能修成正果  。
            
             
            
            总之  ,此种八卦情话  ,基本上也像是小李诗中所表达的“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的语意情境一样  ,因为这也太有点捕风捉影啦  ,八卦得可以 。又比如小李的《碧城三首》  ,有人就从字面上猜想李商隐多半是爱上了一位身份很不寻常的有夫之妇 ,还可能是皇妃之类的贵妇人  ,因为诗中早已暗喻了女主角的高贵身份  ,而且恐怕也只有皇宫后妃才勉强够得上  ,简直就是扯谈得可以 。
            
             
            
            李商隐的另外一个情人就是荷花  ,这个倒有一份十分美丽的传说  ,还是一个爱情悲剧  。
            
             
            
            相传小李没中进士之前  ,就有了一个情深意笃的小恋人 ,她就是荷花  ,两人恩爱有加 。可惜这对有情人始终难成眷属  ,因为在小李进京赶考前一月  ,荷花突然病亡  ,从此天人永隔  ,红颜薄命也  。据说因这段爱情悲剧给小李造成了很大的人生打击 ,以及带来了很深的心灵伤痛  ,以至于在他的诗中  ,随处可见以荷花为题的纪念旧恋人的诗句  ,也算是对旧情的念念不忘和痴心不改吧  。
            

            加载中  ,请稍候......